一辈子的冰淇淋

呃咳咳咳咳咳咳咳咳!!!!!!!!!!((((被爆擊

暖秋漫泉聲:

啊、夏天……。

我想吃冰。

这样子的想法经过了半小时还是热烈的存在於脑海里,心动不如马上行动,何况我是行动派的?
从闷热的沙发上站起时办公室的冷气突然发出了声响,如果不是被关掉就是温度调整,但在这个炎热的下午前者不可能发生——

「太热了对吧?都把外套脱了。我已经把温度降低了。」国木田独步——认真上班的搭档——的声音因为适当补水而未显得沙哑,抬起的手上拿着遥控器,上面的温度确实比刚刚下降了两度。

既然都为了我而调整了,那我就放弃吃冰吧。
把原因往自己导向,太宰治在心底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「哦。」冷气风从出风口往外扩散的分布确实让办公室凉爽了许多,再次坐下来时国木田独步已经将遥控器放在旁边,继续专注剩下几份的报告,但是速度是不是变快了?太宰治右手撑住脸颊,盯著那认真的侧脸。

水快没了,视线不经意的飘向放在右上角的水杯,快见底的透明马克杯已经快失去作用了。
太宰治第二次离开沙发,轻快的踏向桌前,自然的把马克杯放到手心里,国木田独步当然注意到了,抬起头露出疑惑时接收到的却是太宰治走到饮水机的背影。

「偶尔做一下递送茶水这样的工作也不错,帮你加了几片柠檬片哦。」太宰治用食指擦过鼻尖,瞇起眼睛露出舒爽的笑容。

原来是帮我装水吗?国木田独步看向马克杯,装到半满的开水果然沉了三片柠檬片。

「谢谢。再等一下吧,剩下一份了。」他端起杯子凑向嘴边,酸酸的柠檬水适时的给予了水份,转向那个坐回沙发已经在翻阅某张宣传单——明显是前几天才拿到的冰品店的菜单——的搭档。

「要去哪里吗?」太宰治放下宣传单抬起头望向国木田,偏了头表示疑惑。
「不是要去吃冰吗?」他指指太宰治的手,学著对方的样子偏了头。
刚刚明明都表现出想吃冰的样子了,手上的宣传单也是证据。

被发现了。太宰治笑了出来,重重的点了头。

「看在你今天担任服务生的份上,请你吃爱吃的抹茶冰淇淋。」国木田独步朝对方露出微笑后转回身子努力的将忙乱的纸张叠好。

太宰治看他还要两三分钟才会整理好也不去催,只是穿起外套在沙发上等。

「走吧。」国木田的声音伴著冷气关闭的声音传来,纸张都被资料夹收纳一起,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等待明天的交代。

我的桌上也是相同待遇呢,太宰治想到自己会在辛苦整理完报告时发现桌上散乱的哀嚎,之后便是国木田一边抱怨为什么不要用夹子夹住一边认命整理。

明明刚才也是慌忙的整理著哦?

「好——国木田你要不要试试看这个,看起来很好吃欸。」他再次踏著轻快的脚步迈向搭档,举起宣传单兴奋的为对方介绍。
「反正你一定会挖我的吃,想吃就叫吧。」国木田垂下肩膀无奈的握紧口袋里待会就会少掉几张钞票的钱包。
「哦哦、看来服务生真的是好工作!」太宰治往前跑了几步,像个幼稚小孩一样伸长手臂,连眼瞳都带上了几抹光彩。

算了,钞票再赚就有了。

「别用跑的,过来我身边。」
太宰治突然停下了脚步,往回看了一眼。

「我是说带路、过来我身边带路!可别误会了!」终于察觉到不对的国木田挥著手,脸上染了一些些夕阳余辉。

「我没有误会,给你带一辈子的路也没关系,因为你是国木田。」他走回对方身边露出一个再对方眼中有些落寞的笑意。

这次换国木田停下了脚步,严肃的眉眼盯住太宰治的眼睛。

「那我身边呢?一辈子也能吗?」
「不行。」
果不其然的接收到惊讶和疑惑,太宰治利用彼此些微的差距靠近对方肩膀,把下巴靠在上面,窸窸窣窣说了什么后又离开肩膀。
「———。」
「果然是那个麻烦鬼,真不该请你吃冰。」虽然是抱怨却是笑著。
「来不及了,你好像得请我一辈子了欸。」

【骗你的。】

评论
热度 ( 22 )
  1. 椿藤花饼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呃咳咳咳咳咳咳咳咳!!!!!!!!!!((((被爆擊

© 椿 | Powered by LOFTER